<sub id="993jx"><listing id="993jx"><meter id="993jx"></meter></listing></sub>

      <address id="993jx"></address>
      <sub id="993jx"></sub>

        <address id="993jx"></address>
        新書包網 > 校園都市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 第1737章 和廠長們的研討會(一)
            楊明志的確來晚了。一秒記住【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步槍廠廠長費德洛夫、沖鋒槍廠廠長尼古拉耶夫斯基、dp輕機槍廠廠長戈巴托夫。

            火箭P833廠廠長里固施科夫,子彈廠廠長雷巴科夫。

            這五人就待在市蘇維埃辦公樓的第三層,一間鋪設了拼花地板的房間。

            自氣溫跌到僅有十度時,全城的供暖系統就開始啟動了。它一旦啟動就沒有中途停止,故而這間小會議室平日雖閑置著,今日使用,它不但溫暖宜人也G燥極了。

            一張巨大的涂漆大桌擺在中心,J人無聊的坐著,不時品品紅茶,等候別列科夫將軍。

            本次會議是市長主導了,就算那些工廠的廠長平日很忙,今天也必須把工作J給副手,親自前來開會。他們多少已經知道開會的原因,就是遠道而來的別列科夫將軍有了新式武器的構思。

            普里P亞季武器設計局的附屬工廠尚未建設,將軍想要搞新式武器,他要搞的肯定不是火箭P,聽在場的里固施科夫所言,是關于新型槍械。如此,今日與會的,基本都是關于槍械制造工廠的廠長們。

            “里固施科夫同志,我們就在這里無聊的等著?將軍為何如此磨蹭,他是故意把我們晾在這里嗎?”尼古拉耶夫斯基非常不耐煩的說。

            “啊!還請您諒解,我所認識的別列科夫將軍有著很強的主觀能動X,他不是故意遲到的。也許……”里固施科夫想了想,“科學院在城市的邊緣,轎車一來一回真的需要不少時間。”

            “但愿如此。我的工作非常繁忙,我必須時刻監督工廠的生產。假若不能按時保質保量完成國家訂單,我就是罪人。”
            “您還是不要上綱上線了。”步槍廠長費德洛夫意Yu扯開話題,“還是討論新槍的前景吧。”

            “呵呵?新槍?此事只有里固施科夫同志了解最多,新槍具T的設計參數一概不知,甚至連一份圖紙也沒有。”

            “圖紙是有的。”里固施科夫特別強調一下。

            “是啊!您是說那位將軍的筆記本么?或許那上面的叫做圖紙,可是,任何工廠都需要完善的工藝圖紙,否則工人們無從下手。”

            這個尼古拉耶夫斯基人到半百,他的胡子很長,頭發基本掉完。雖然西伯利亞距離戰爭很遠很遠,他以一個老布什爾維克的身份,有義務有理由捍衛自己鐘ai的聯盟。那就通過要求自己的工人們加班加點工作,他以身作則,一天J乎有十四個小時投入到工作,而這種為國家奉獻的感覺,令他感覺自己的生命也崇高了。

            不過,他對蘇聯紅軍有著一些不好的看法,甚至對斯大林也有一些看法。

            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所以在肅反時期,那些對于斯大林的負面感覺全然壓在內心。不管怎么樣,聯盟又恢復穩定了,安詳的生活還沒持續三年,全面戰爭突然爆發。

            戰爭伊始的慘敗帶來了連鎖反應,聯盟的歐洲部分岌岌可危,那就需要從聯盟亞洲部分chou調部隊增援。

            西伯利亞軍區奉命進行大規模征兵,一個個年輕的小伙子奉命走進新兵營,接著登上西去的火車。

            身為蘇聯公民,守衛聯盟是義務,尼古拉耶夫斯基有自己的義務,就是領著工人們不停提高沖鋒槍的產量供應軍隊。他也得到了許多前線的糟糕消息,尤其是五月份的大規模反攻戰役的失敗。《真理報》必是出于穩定國民情緒的原因,沒有大肆渲染戰敗的恥辱與導致的災難,而是特意宣傳,偉大的蘇聯紅軍頂住了德軍的進一步反撲。

            可是,大量的信封送到了新西伯利亞州,那可不是家書,而是當局開具的“士兵陣亡證明”。許多市民的兒子自豪的離開家庭奔赴戰場,最終他們的尸首蕩然無存,只有一紙書信遞送他們的母親手里,以證實英勇犧牲的事實。

            還有許多人,甚至找不到尸首的信物,他們的家人沒有得到“證明書”,暫且就以失蹤論處。

            戰役的失敗,很大程度就來自軍官的無能。

            據說那位別列科夫將軍打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皇朝彩票 邯郸 阿里 那曲 盘锦 资阳 五家渠 绍兴 宁国 杞县 镇江 湛江 昌吉 巢湖 万宁 眉山 吐鲁番 温岭 泗阳 山东青岛 洛阳 黔西南 吉林长春 阿拉尔 淄博 通化 三河 赤峰 阿克苏 丽水 玉林 台湾台湾 日土 苍南 象山 齐齐哈尔 阿勒泰 淮北 绍兴 永新 仁怀 克孜勒苏 茂名 乐平 山西太原 海门 黔南 白城 汕尾 黔西南 衢州 聊城 图木舒克 榆林 黄冈 铜陵 金华 高密 临沧 清远 包头 东莞 鄢陵 肥城 武威 温岭 朝阳 江苏苏州 图木舒克 和县 临汾 商洛 香港香港 盘锦 铁岭 永州 厦门 文山 柳州 内江 自贡 辽源 金昌 朝阳 余姚 内蒙古呼和浩特 临沂 辽源 伊犁 安阳 晋城 淮安 巢湖 辽阳 忻州 平凉 揭阳 黔西南 昭通 高雄 常德 南平 深圳 保亭 惠州 深圳 咸阳 三亚 忻州 德清 遵义 玉环 海南 乐清 吉林长春 济南 那曲 南京 金华 淄博 辽宁沈阳 双鸭山 泰州 南京 宁德 嘉峪关 宜都 肥城 六安 邳州 镇江 承德 无锡 常州 高密 泰兴 邹城 河池 沧州 固原 海南海口 茂名 延边 仁寿 阜阳 大理 台山 东阳 海宁 阿里 香港香港 梧州 孝感 天门 涿州 丽水 基隆 三沙 陵水 河南郑州 白山 新乡 白山 济南 内蒙古呼和浩特 新余 临沂 阿克苏 大庆 简阳 张掖 河北石家庄 海拉尔 常德 库尔勒 菏泽 德宏 招远 牡丹江 云南昆明 宿迁 武安 西双版纳 聊城 阳泉 桐城 建湖 佳木斯 肥城 海安 周口 喀什 海宁 青海西宁 崇左 日照 定州 丹阳 南京 茂名 毕节 喀什 眉山 东海 临汾 潮州 洛阳 周口 南通 香港香港 宝应县 张家口 永康 抚顺 兴化 山西太原 中卫 漳州 河南郑州 湘潭 天门 宁波 抚顺 朔州 海东 甘孜 云浮 泸州 慈溪 毕节 霍邱 廊坊 武威 石河子 鹤壁 新疆乌鲁木齐 株洲 白山 辽源 焦作 张掖 简阳 秦皇岛 运城 商洛 湖州 锦州 安阳 武夷山 曹县 梅州 金坛 灌南 库尔勒 安顺 深圳 昌吉 玉林 鸡西 石嘴山 那曲